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跃成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京市的“垃圾”决策问题不小  

2016-02-04 20:09:00|  分类: 财经,教育,时评,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北京市的“垃圾”决策问题不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/马跃成

 

     垃圾,与每个人密切相关,谁家都有。但是,“垃圾”这个东西,在很多人眼里就是垃圾,而在另一些人眼里就是“宝贝”,甚至是生活的来源,当然,被这些人当成宝贝的“垃圾”并不是真正的“垃圾”,这些东西就是我们一般认为的“废品”。其实,“废品”混到垃圾里面就是垃圾,只有被人们分类、挑拣之后才成为“废品”。而那些走街串巷收废品的、在垃圾桶里、垃圾堆里捡拾废品的人们,正是充当了让垃圾变废为宝的一个关键环节。

以前,家里存下的废旧报纸、书本、塑料瓶子都是不定期地拉出去送给废品收购站,当时,小区周边都是农田、村庄,收废品的也有好多点。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,我们住的乡下也成了新城区,方圆几公里都盖起了大楼,废品收购站也被清理掉了。不过也好,随着小区人口的不断聚集,小区里住进了长期收废品的摊贩,开始是一个河南人,后来又加进来好几个河南人,好像都是一个家族成员。买卖还挺兴旺,每天都能拉走好几三轮车的废品,以及废旧家电、家具之类的物品。

但是,从去年开始,再找这几个人卖废品,难了,混了好多年了,本来挺熟悉的了。现在,再叫人家上门收废品,人家不愿意来了。哥几个在大树底下打牌,谁都不愿意动。问清缘由,原来是他们收的废品,也交不出去了。以前,北京城市周边很多中转站,负责废品分类,然后转运河北廊坊、保定一带进行深加工。现在,随着河北加大对小工厂的整治,北京废品的出口被堵塞住了。按说,在北京雾霾锁城的压力下,关停污染严重的小工厂,完全正确,但是,一关了之,是不是太简单化了,为什么不能采取大工厂替代的办法?

多年来,无论是报纸,还是广播、电视,关于一只电池污染几十万升水的公益广告从来没有停止过,但是,很多家庭也都知道把废旧电池收集起来,但是,至今,政府也没有一个好的办法进行收集处理。很多人,把收集的一袋一袋的废旧电池,又扔进了垃圾桶。今天,看到《中青报》的一篇文章,才知道,原来“垃圾”和“废品”背后还有这么大的产业链,并且还有这么辛酸的故事。政府,无论从哪方面讲都应该把垃圾和废品重视起来,为了当下的环境保护和资源利用,也为了子孙后代的可持续发展。

 

附:北京“拾荒者江湖”

 来源:中国青年报 作者:杨海

  1月最后一天的晚上9点,北京室外温度为零下9摄氏度。在某大型商场门口,一个佝偻的身影趴在垃圾桶上,努力地摸索着里面的杂物。不一会儿,几个可乐瓶、几张废纸就被挑出来,分别装进她身后的蛇皮袋中。周围是十几个裹着羽绒服的年轻男女,他们正说笑着等红灯。

  这个身影属于62岁的张明霞,一个在北京拾荒20多年的老人。在这20多年间,白天的北京,基本不属于她,环卫工人、保洁公司的工作人员,会定期清理垃圾桶,不让张明霞等拾荒者染指。只有等这些“正规军”下班后,她才从只有半人高的窝棚中走出来,开始一整夜的工作。

  非但如此,即使在黑夜中,张明霞也要面对另外的力量。她不得不每月给所在区域的“老炮儿”上交一部分费用,否则,她很难在此地立足。即使这样,她收来的废品也常常被人偷走,也时常在翻垃圾桶时,遭到其他拾荒者的袭击。

  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副总工程师王维平,多年来一直和拾荒者打交道。据他调研,在北京的拾荒“野战军”足足有15万人,分成多个“帮派”,分布在京城80多个地方。他们大多以“同乡”形式聚集在一起,分割各自的利益区域。

  张明霞等拾荒者,就在“正规军”和“野战军”的夹缝中艰难生存。

  很多人拖家带口,进驻到各个城市的垃圾场,复制着暴富的发财之路

  张明霞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,一个人从湖南老家跑到北京“捡破烂儿”的。刚来北京时,因为租不起房,她找到一处城中村,用碎砖头和旧油毡,靠着别人房子的墙根搭了一个窝棚。这么多年,她一直居住在那里。

 从一开始,张明霞就卷入这个拾荒者的“江湖”。

  城中村里的几十户家庭,大都是收购废品的河南人。虽然已做邻居20多年,但张明霞跟他们的交流并不多。

  “他们也不叫我名字,就喊我‘蛮子’。”张明霞穿着一身捡来的旧棉衣,远处车灯照过来,能看到她的手皲裂出一道道伤口,里面沾满了黑色的污垢。她擤把鼻涕,红着眼睛回忆:“有时一个瓶子扔过来,我想去捡,他们就从背后使劲拍我,说要打死我。”

  有时她一觉醒来,屋子里整袋的塑料瓶就不见了踪影。面对这些无奈,张明霞大多会默不做声,“我不跟人吵架,也不能惹麻烦”。

  这个老人并不知道,那时的北京的拾荒者“帮派”,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激烈的争斗。她所经历的,不过是最平淡的一种。

  河南固始人老秦就是在老家做生意失败后,被邻居拉到北京“捡破烂儿”的。

  “那时在家做生意欠了27万元,到北京捡4年破烂就还清了。”老秦坐在椅子上晃着二郎腿说。他的身后,是上下两层堆满塑料瓶的废品仓库。经过20多年的打拼,如今他已经成为一个废品收购站的老板。

  像这样的人还有很多。他们在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场,淘到了金子。

  “从前,打架、械斗几乎是家常便饭。”王维平摊开手比画出一个圆形,“就这么大的地盘,四川人、河南人、河北人都想多占点,互相挤压。”

  老秦还记得,当时为了抢首钢附近的一片垃圾场,“来了几卡车人,武器都用上了”。

  在这种局面下,每个帮派都设立了“飞虎队”。他们是最能打的一批年轻人。王维平说,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,这个庞大的群体已经成为北京治安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。

  1997年,北京的拾荒队伍已经扩大到了8.2万人。这时,有关部门向王维平透露了一个信息:北京市刑事案件,其中七成以上是拾荒者犯下的。“有的人捡不着就偷,偷不着就抢,污水井盖儿、绿地护栏、变压器、甚至地铁的电缆都给你铰了。”王维平说。

  为了缓解这种越来越混乱的局面,王维平凭借自己的“三把刀”,最终促成北京10多个拾荒帮派坐到一起,商议解决方案。

  “第一把刀是恩情,当时他们发家都靠我;第二把是我的官方身份,我主管垃圾场;第三把是,我这儿有执法队、城管。”王维平站起身,手臂在空中飞舞,描述着当时的场面。

  “会议”最重要的成果是分工:“四川帮”有5.7万人,负责捡垃圾;“河南帮”1.7万人负责收废品;“河北帮”1万人,负责在四环外接应——城里收来的废品运到这里进行分类回收,再卖给产业下游的废品加工商;“江苏帮”人数最少,只有1700人,他们负责回收地沟油。

  这场“会议”奠定了北京拾荒者的格局。即便今天,一些“帮派”仍沿着当初划分的老路继续前行。

  就在这场“会议”后,河南人老秦买了一辆小货车,开始在天坛附近的胡同里定点收购废品。这时,每个月除了给胡同里的“老炮儿”上交3000元外,他还能净赚上万元。

  如今,老秦已经搬到了北京最大的废品收购中心。那里聚集了200多家废品收购商,其中140多家的老板是他的同乡,河南固始县人。

  只是,这个当时曾经出现在中央电视台、凤凰卫视等多家媒体上的“京城破烂王”,如今几乎消失在了公众视野中。10年前全市有1000多个未被治理的垃圾填埋场,到今年也仅剩76个。昔日依靠垃圾场生存的杜茂洲,现在却因为垃圾场不再允许拾荒者进入而无处可去。他2006年在大兴区投资的塑料加工厂,后来被作为“低端业态”被取缔。

  和杜茂洲一起消失的,还有当年5.7万人的“四川帮”拾荒大军。他们逐渐被河南人取代,只不过这些新的拾荒者也只能沿着大街翻垃圾桶,或者在建筑工地捡废弃建材了。

  “2009年时全北京有15万拾荒者,2014年已经减少到了10万人。”王维平担忧拾荒队伍的萎缩将导致北京垃圾处理不堪重负,“北京每年生产700万吨垃圾,此外,这些拾荒者能够回收700万吨,现在废品集散场一刀切地关闭,当然是不合理的。”

  面对这种局面,有人提出建更多垃圾处理厂,提高垃圾处理能力。王维平却认为这样的对策不切实际。“北京没地了。建一个垃圾厂最少得花3年的时间,而且建谁家门口都不愿意。”

  在王维平看来,北京面临着另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:现在的垃圾处理厂只能对垃圾进行粗拣,远没有人工分拣精细。

  和杜茂洲一样,随着北京和河北塑料加工厂的停业关闭,老秦的日子也不好过了。

  “之前一星期就能处理一仓库货,现在要两个星期才行。”站在自家堆满洗衣液壶、电线轮毂和各种饭盒的仓库前,老秦抱怨道,“河北文安那边的厂子越来越少了,货出不去。”

  不仅如此,由于国际原油价格下跌,塑料价格也跟着大降。他把一个饭盒拿在手里摇了摇,皱起眉头说:“去年这种塑料一公斤能卖到5.8元,今年才卖到1.8元。”

  老秦收购点所在的这个大型废品回收中心里,大多数商家都感受到了市场的“寒意”。

  园区里的几家废铁收购商已经停业,废铁的价格从去年的4.2元每公斤一路降到了今年的0.4元每公斤,旧钢筋、生锈的铁板堆满他们仓库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“现在国家的铁都用不完了,哪还要这破烂,他们赔了上百万元啊。”老秦指着不远处的一家废铁收购点,拉低声音说。

  不过,每天晚上7点开始,仍然会有三四百辆拉满各种废品的卡车会陆续进入园区。这种景象让老秦感到放心,他相信国家不可能让这个行业消失,“只要我们停业一个星期,你信不信全北京满大街都会堆满瓶子?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