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跃成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:“任大炮”和讨伐者们,谁是野心家?  

2016-02-26 09:58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:“任大炮”和讨伐者们,谁是野心家?

2016-02-25 陈奕名 非典型佛教徒

任志强一条关于媒体姓什么的微博,像点着了火药桶。一个全民所有制的媒体,是不是该“姓党”,本来是一个可以讨论的话题,结果变成了一场讨伐。什么“青年党员”、各类御用“学者”开始一片片檄文。其文风颇像多年前的一篇文章《对党领导的态度是辨别右派分子的试金石》,“自从右派分子向党发动进攻以来,他们就把最大的仇恨倾注在共产党头上。”这句话出自姚文元。而来自《千龙网》、《红旗文稿》、《中青网》这些真正意义上的党组织主办管理的媒体上,纷纷用“反党”、“资本翻天派”、“中国特朗普”这样的字眼,除了文采不如姚文元,大帽子倒是更厉害了。

看到蔡霞的一篇文章,大量引用了《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》第六条,这是习总书记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重要讲话,关于正确对待党内不同意见:“发扬党内民主,首先要允许党员发表不同的意见,对问题进行充分的讨论,真正做到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“对于任何党员提出的批评和意见,只要是正确的,都应该采纳和接受。如果确有错误,只能实事求是地指出来,不允许追查所谓动机和背景。”

“党内在思想上理论上有不同认识、有争论是正常的。对待思想上理论上的是非,只能采取摆事实、讲道理、民主讨论的办法求得解决,决不能采取压服的办法。……由于认识错误而讲错了话或者写了有错误的文章,不得认为是违反了党纪而给予处分。要严格实行不抓辫子、不扣帽子、不打棍子的’三不主义’。所谓不抓辫子、不扣帽子、不打棍子,就是禁止任意夸大一个人的错误,罗织成为罪状,并给予政治上、组织上的打击甚至迫害。”

《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》特别强调:打压不同意见,将会给党带来严重的危害。“把思想认识问题任意扣上’砍旗’、‘毒草’、‘资产阶级’、‘修正主义’种种政治帽子,任意说成是敌我性质的政治问题,不仅破坏党内正常的政治生活,造成思想僵化,而且易于为反党野心家所利用,破坏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秩序。这种做法必须制止。”

奇怪的是,我们的一些媒体完全无视总书记的讲话精神,采用扣“政治帽子”的方法,对党的理论理解之肤浅令人发指,完全没有从文革中的“左”的错误中吸取教训,恐怕这才是野心家行径吧。

今天有微博指出,中央电视台是国有或全民左右的副部级事业法人,对外声称坚守“国家责任、全球视野、人文情怀”。“任志强对其姓什么的定性有所质疑,提出了一个国有、全民与执政党的法律关系问题,我党有关机构应好生研究解答,不宜盲目否定批判。”

我想,这是一个合理的态度,毕竟任志强提出的是一个法理问题,如果无法解决正当性的问题,这种扣帽子只能适得其反。让我想起郭德纲相声里的“黑社会大哥”,欺负小弟说不出理由来,最后只会来一句,“你怎么没戴帽子?”

没戴帽子没关系,可以免费送,这在历史上有过两次,一次是延安整风,康生领导的中央社会部在延安各机关单位、学校发动了“抢救失足者运动”,几天时间搞出1400多特务,根据毛主席“整风是思想上的清党,审干是组织上的清党”,这算是历史上一次大规模清党。第二次要从“反击右倾翻案风”一直到“四清”,“文革”时达到高潮,规模扩大到全国,不仅仅是党内。造成的影响,我想就不必细述了吧,党中央都把文革定义为“十年浩劫”,如果还有人否认,那就……

但是这种文革语汇卷土重来,我却始料未及。十一届三中全会距今快四十年了,“解放思想、实事求是”,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”,这些理论问题已经解决的前提下,这种毫无逻辑只有帽子的文革语汇却顽强地活了下来,并且大行其道。

谁会用这种语汇呢?我想有两种:

一种是缺乏话语权的群众。几天前看到一段小视频,一个叫什么“清河李哥”的司机,播讲了一段貌似是河南一次会议的情形,一个人“污蔑”了伟大的毛主席,结果会场上一位农民老大妈和几个农民伯伯冲进来,要揪打那个人,半天只会说一句话,“你骂毛主席就是不行。”

还有一种是政治野心家。因为我们知道,要进入中央政策研究室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这样的机构,需要在理论和实践层面都有深厚的积淀,无论他们在政治立场上有什么分歧,至少在学养上都是足够的,无论左派和右派,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可以讨论沟通的,大不了写学术文章辩论嘛。然而有一帮人不同,希望“坐着直升飞机上来”,不能从学术研究上突破,只能搏出位。

我想,能在党媒上发文的,应该不是前者。

真正危险的,不是野心家,而是野心家生长的土壤。其实每年美国大选或者各州的选举,都有些奇葩,伯尼·桑德斯甚至高喊“推翻美国的亿万富翁阶级”,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最新民调中,他甚至领先希拉里。每年美国大选中,都不乏这样的极端者。根据正态分布,任何一个社会中都有奇葩野心家,然而一个良性的社会制度是不会让这样的野心家“坐直升飞机上来”的,保持权力制衡和言论自由,只有隔壁“金家王朝”,才能由一人决定生死,才有专断权力遮蔽下的“伪民意”,也才让野心家有隙可乘。

微博之上,任大炮是大V,周小平之流的V也不小,“乌有之乡”和“共识网”都长期存在,一个多元的社会是彼此争论共存的,在争论中我们才逐渐打开认识世界的窗户。“你死我活”不仅是文革式的语汇,更是千百年来权力斗争的惨烈结果,当我们的制度学会消解权力而回归权利,才能真正明白“若批评不自由,则赞美无意义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