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跃成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是台湾人 当然也是中国人  

2016-01-21 08:09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个台湾女孩的温情长文:我是台湾人 当然也是中国人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来源:凤凰资讯   2016-01-20 第542期
我是台湾人nbsp;当然也是中国人 - 马跃成 - 马跃成的博客 
黄安、周子瑜、罗志祥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与中国人言论争议,连日来引发两岸民众热议,台湾一位女艺人刘乐妍(Fanny)在脸书粉丝专页发文发表长文,叙述童年成长背景,认为台湾与中国的争议是一场时代悲剧,没有必要拿认同问题来引发对立,还问,“为什么台湾人、中国人只能选一种?”

图为刘乐妍。
黄安、周子瑜、罗志祥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与中国人言论争议,连日来引发两岸民众热议,台湾一位女艺人刘乐妍(Fanny)在脸书粉丝专页发文发表长文,叙述童年成长背景,认为台湾与中国的争议是一场时代悲剧,没有必要拿认同问题来引发对立,还问,“为什么台湾人、中国人只能选一种?”
刘乐妍表示,爷爷的祖籍是湖北、奶奶是江苏,邻居许多都来自中国其他省份,她从小听到的对日抗战打鬼子的故事,家中当时不准看日剧,因为是“鬼子连续剧”、不能吃速食,因为是“洋人的东西”,连粽子都只吃过长条型、没吃过三角形。
她回忆说,第一次到大陆的时候。在机场听到左右人潮讲话的声音。“我哭了。。。因为他们聊天那种有口音的中文。我听的懂!我全部听得懂!”
“只是爷爷奶奶死很久了,我以为,我又听见他们在聊天了。我回头,看见一群陌生的脸孔。但是我哭,因为他们聊天的声音听起来就像‘我家的声音’。
“没错!那种有浓浓乡音有口音的声音,那就是我家的声音!”
刘乐妍认为,台湾也有许多外籍新移民,他们拿台湾身份证,当然是台湾人,但他们同时也是印尼人、越南人,“该怎么去定义中国人和台湾人?是看你拥有哪边的身份证吗?就这么简单而已吗?”她说自己的祖父母拿了台湾身分证40几年,到中国探亲被称为台胞,但他们难道就不再是中国人了吗?
“我台湾出生,台北长大,我当然是台湾人”,但爷爷、奶奶、外公、外婆都来自中国,“所以我当然也是中国人,为什么现在这个社会非得只能选一种?”她提醒,台湾、中国是时代悲剧,“真的没有必要拿出来对立”。
以下是刘乐妍的文章:
我从来不看政治新闻,但是我每天一定会看娱乐新闻、小狗新闻、美食副刊、柯P(柯文哲)经典语录和圆仔(赴台大熊猫幼崽)爬树。
但是最近的娱乐新闻都跟政治新闻搞在一起。虽然我看不是很懂,但是我还是免不了一定得看到。
我很认真地反问我自己,那我是中国人吗?
从小,我就是跟着爷爷奶奶被带大的孩子,我爷爷奶奶的国语都带着浓浓的乡音。
来我家的同学都听不懂我爷爷奶奶说的话,我奶奶跟她们聊天我都要在中间当翻译。
但是这明明就是中文啊!可是我同学就是听不懂。只有我听得懂。
因为我爷爷祖籍是湖北。奶奶是江苏。不只爷爷奶奶,我还有外公外婆。他们祖籍是安徽和浙江。
我家附近的邻居,我奶奶平常散步的朋友,也都是来自山东啊,宁波,南京啊的老奶奶,
这些对我来说,我都没去过。就只是一些历史课本上出现的地名。
其他爸爸妈妈带大的孩子,可能听了很多白雪公主啦,灰姑娘啦之类的妈妈说的床边故事。
可是我爷爷奶奶,从小讲给我听的就是他们如何逃难。逃了多远,怎么逃?和一些对日抗战打鬼子的故事。
我奶奶讲到激动处,还会落泪。。。说:日本人都乱抓女孩子。。。等等的
这些故事我听多了,导致我现在长大喔,我还是不太喜欢日本。我对这个国家没有太多好感。即使我已经去过一次了
但是我认为没有必要我应该是不会想再再花钱去。对这个国家就是。。有吃生鱼片就够了
我爷是个不容许挑战他的人。小时候日剧,《阿信》这么红喔!红片全台湾喔~
我爷用浓浓的乡音说一句:鬼子连续剧,不看!
我吵着跟奶奶说,拜托啦!带我去吃汉堡好不好,我好想吃吃麦当劳喔!
我爷回一句:洋人的东西!家里没有!
叫麦当劳回家全家一起吃当晚餐啊这种事,在我家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!
麦当劳没有,想当然,pizza也是不可能会有。
我爷爷奶奶不买的东西,基本上我都很难才有机会吃到,或者是根本没吃过。
我倒是从小到大都吃着奶奶从菜市场买的葱油饼。。。
还记得我在外面第一次吃到有包花生的粽子时,我惊呼大叫:咦?!这个粽子好奇怪,包成三角形的而且里面有好多各种的料喔!
但是我奶奶买的粽子,她都是专程跑去南门市场,买一种长条形的粽子。这种长条形的粽子,里面只有黏黏的糯米和一条长条型的肉!
现在这种粽子越来越少了,这种不知道他正确的名字是叫外省粽?还是上海粽?。潮州粽?但这才是我从小吃到大我以为的粽子。
第一次在外面吃到碗粿的时候,我已经20岁了。我惊呼!哇赛,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怎么会这么好吃?为什么我奶奶从来没有给我吃过?
小时候我没什么钱,我都吃家里,奶奶买什么我吃什么,我奶奶不买的东西,我都没有机会尝试。
老人家很奇怪,永远只吃自己习惯的那几样。所以各种台湾小吃,我都是长大以后自己在外面体验才有机会爱上的。
我奶奶却很喜欢买一种叫雪片糕的东西。她都要专程跑好远去买。雪片糕陪我从小到大。。。
但是我奶奶死后,我就再也没有吃到过这个零食了。。。请问,你们知道这个雪片糕到底要去哪里买才有吗?我很想念,因为那是我奶奶的味道。
记得当艺人以后第一次去大陆的时候。我在机场听到左右人潮讲话的声音。我哭了。。。因为他们聊天那种有口音的中文。我听的懂!我全部听得懂!
只是我爷爷奶奶死很久了,我以为,我又听见他们在聊天了。我回头,看见一群陌生的脸孔。但是我哭,因为他们聊天的声音听起来就像“我家的声音”。
没错!那种有浓浓乡音有口音的声音,那就是我家的声音!
我爷爷跟我说过一个故事,就是他有一次打仗,抓到了四个共军中国人。他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把他们放了。叫他们快回家!他只杀日本人,我问他为什么要放?他说:中国人为什么要杀中国人?
爷爷最后在病床前的半年。他的精神状况时好时坏,很少再多说什么,也常常迷迷糊糊的。
但是他对从前的事情却记得特别清楚。所以只要我跟他聊他年轻的事,他就会打起精神的来说给我听
他在病床前的最后半年,成为了我俩谈心最多的时候。。可能因为我们住在台北市吧!健保病房同住的有五六个老人。
很巧的就是全都是外省老伯伯。隔壁床老爷爷先发难的说了一句,蒋中正欠我一个公道。我问:什么公道啊?
老爷爷说:说要回去都没回去。。。唉。结果我爷听到了,也打起精神跟我说话了,又说起他小时候在家乡的故事。
然后他又低喃:这辈子都回不去罗。。。
我知道,那是他想家的声音。我们是他的家,那儿也是他的家!
开放探亲以来,奶奶找回了好多在宝应,无锡,南京各处还活着的亲人。可是爷爷在湖北的爸爸妈妈姐妹,一无所获。。。
他跟我说的故乡湖北,就是他记忆中的样子。就是田,在他的家乡里人人都种田。
台湾有很多外籍新移民。越南人,印尼人等等,她们在台湾开枝散叶,拿台湾身分证。你说他们是台湾人吗?当然!他们是台湾人!
但是你能说他不再是印尼人越南人吗?不,他们也是印尼人越南人。
这问题我想了很久。那我呢?我是中国人吗?该怎么去定义中国人和台湾人?是看你拥有哪边的身分证吗?就这么简单而已吗?
我爷爷我奶奶,当然都是台湾人拿了台湾身分证在台湾生活四十几年,回大陆探亲都被称作是台胞。
但难道他们就不再是中国人了吗?他们当然也是中国人。我看得出来我爷爷奶奶对那片土地的感情和依恋。
我台湾出生,台北长大,我当然是台湾人。但是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来自中国,所以我当然也是中国人,为什么现在这个社会非得只能选一种?我真搞不懂。
那是一场时代的悲剧,命运的捉弄,没有人愿意。。。这个问题真的没有必要拿出来对立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